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买宋 > 买宋目录

《买宋》 / 作者:参见大总管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248章 夜盗宝灯中机关 最后更新:2019-06-19

紧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mywenxue.cc 启用

  而抛却热闹的词会比试现场不题,视线回到一个时辰以前,单说锦毛鼠白玉堂。

  他在闻得李小鱼要代表武举生和一众文举生比试诗词后,心中好奇之下,也想准备来前来一观,同时好把打王金锏还给他。

  毕竟他现在已经有了从开封府盗来的尚方宝剑,可以凭此来对付御猫展昭的巨阙剑,所以已经用不着这把打王金锏了,是时候该物归原主了啊。

  不过想着,锦毛鼠又是不禁有些泛起了难,因为虽然自己当初在客店里是与李小鱼以兄弟相称,但不管怎么说,这打王金锏都是从他手中盗来的,要就这么拿去还给他的话,未免有些不太妥当,得想个办法补偿一下才行。

  可到底该怎么补偿呢?

  他是不由皱眉苦思起来,思索了一会儿后,蓦然间,他是猛地想到,听说博平郡王赵允初的府邸里,好像有一盏宝珠海灯,那可是件了不得的宝贝。

  上面用珍珠攒成缨络,排穗俱有宝石镶嵌,不用说点起来照彻明亮,就是平空看上去也是金碧交辉,耀人二目。

  这原本是番邦进贡来的宝贝,只因为赵祯没有儿子,隐隐有将赵允初当做皇子培养的趋势,所以在早些时候,是忍痛割爱将这盏宝灯赐给了他。

  赵允初大喜之下,甚至专门为此建造了一座佛楼,画栋雕梁,壮观之甚,将这盏宝灯小心翼翼的供奉在了里面。

  所以,他如果能将这盏宝灯盗来送给李小鱼的话,不仅能赔罪,而且还倍有面子。

  毕竟他心中,也已经隐隐猜测到了李小鱼的真实身份,所以觉得这种御赐的国宝,理应落在他手中才行,那什么博平郡王赵允初,还不配拥有。

  于是说干就干,他是真个准备潜入王府,夜盗宝灯。

  虽然对一般人来说王府可能戒备森严,比不得寻常地方,想要进去是难若登天,但对有着盗圣之称的锦毛鼠白玉堂来说,却都不叫事儿,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

  甚至有机会他都还想去戒备更加森严的皇宫逛逛,看看这坐拥四海的天下第一人赵祯的宝库里,有什么宝贝呢。

  再说了,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有着夜幕掩护,而且大家的注意力都已经被李小鱼他们武举生和文举生的这场词会所吸引,所以王府的戒备肯定会松懈一些,是个千载难逢的盗宝的好时机。

  这样拿定主意之后,锦毛鼠也是没有半分耽搁,小小的准备后,便是直接来在博平郡王赵允初的王府外面,用如意绦越过高墙,轻而易举的就jin ru了内围,开始施展生平武艺,小心翼翼的走壁飞檐。

  因为王府绝非寻常房舍墙垣可比,墙是又高又大,房子是又多又密,跟迷宫一样,稍不注意就迷路了。

  而且屋顶都是一层层的琉璃瓦盖成,所以脚踩上去也是又光又滑,并且各所在皆有值守的家丁护卫之人,要是略有响动,就会被发现,想在这里面无声无息的盗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好在锦毛鼠白玉堂艺高人胆大,一路是轻移健步,跃脊窜房,所过之处皆留暗记,以便归路熟识,是没有惊动任何人。

  此情此景,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的话,会十分恰当,那就是随风潜入夜,盗宝细无声。

  这样“嗖”“嗖”“嗖”的脚步不停,花费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后,锦毛鼠白玉堂终于是来在了佛堂上。

  是收敛呼吸,数了数瓦垅,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瓦揭开,往里一看,发现宝珠海灯果然在里面,也是不禁大喜,急忙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将瓦片按次序排好,又把灰土扒在一边。

  接着是用盗来的尚方宝剑一点点的划开望板,也是照旧排好,早已露出了下面的椽子来。

  又在百宝囊中取出连环锯,斜岔儿锯了两根,将锯收起。

  用如意综上的如意钩搭住,手握丝绦,顺着丝绦滑下去,脚踏实地,用脚尖滑步而行,惟恐看出脚印儿来。

  才刚落在地面,要准备动手,忽然,锦毛鼠白玉堂又是听得佛堂外面突然有人大声喊道。

  “在这里,有了。”

  立时,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是吓了锦毛鼠白玉堂一大跳,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是不由心中暗暗焦急道。

  “不好!”

  紧接着,是急忙手脚并用的又顺着如意综重新掠上了房顶,小心的躲避起来。

  可躲了一会儿后,他发现并没有人进来查看,心中诧异之下,又听得外边说道。

  “有了三个了。”

  锦毛鼠白玉堂心中再次嘀咕起道。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什么有了三个了?”

  又听得外面再次说道。

  “六个都有了。”

  一时间,他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心,急忙小心翼翼的顺着房顶,爬到佛堂门口从上往下一看,发现原来是佛堂前的值宿护卫,几个人在那掷骰子玩呢,因为耍的急了,其中一个人急眼之下,直接把骰子扔了。

  后来又说合了,大家圆场儿,故此正在佛堂外四处寻找呢,才说这“有了三个”又“六个都有了”的,其实说的都是骰子。

  见此,暗松了一口气之下,拍了拍胸口,锦毛鼠白玉堂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再次顺着如意综重新下到佛堂里,准备盗宝。

  再次下到佛堂里后,他是以为可以马到成功,伸手就能拿来,可谁知下来后,是见到宝灯高悬,内注清油,将整个佛堂照的明晃晃亮如白昼。

  而且宝灯上还有一根锁链,上边檩上有环,穿过去,将这一头儿压在鼎炉的腿下。

  细细端详,须将香炉挪开,方能提住锁链,系下室灯,可不容易。

  毕竟这盏宝珠海灯可还点亮着,让得佛堂里有光,一旦他盗走宝灯的话,没了光,外面值守的护卫立马就能发现。

  不过好在这难不倒锦毛鼠白玉堂,他毕竟是大名鼎鼎的盗圣,机智无双,盗宝之前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性,所以,是冷笑着摇头从百宝囊中拿出了一盏事先早已准备好的普通油灯,准备来个偷龙转凤。

  是将这盏油灯借着宝珠海灯里的灯火点亮,亮起来之后,又悄悄将海珠宝灯吹灭,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惊动任何人。

  虽然外面的护卫如果细心观察的话,也能发现在某一瞬好像佛堂里的灯光突然变得更亮了,又很快黯淡了下去。

  但此刻他们全都忙着耍钱,根本没功夫关心这点小小的破绽,觉得佛堂里的灯光只要还亮着便行,就说明宝灯没有丢。

  而且他们也不认为,有人能从王府里偷走这件御赐的珍宝,毕竟哪那么容易,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而见得无人察觉到这点小小的破绽之后,锦毛鼠白玉堂也是不禁再次暗暗松了口气。

  接着丝毫不耽搁,将手里的普通油灯放在宝珠海灯的旁边,便是挽袖掖衣,来至供桌之前,舒开双手,攥住炉耳,运动气力往上一举,准备解开锁链,盗走宝灯。

  可让得他万分诧异的是,尽管他已经很小心翼翼了,可依旧听得‘吱’的一声响亮,然后就见这鼎炉竞跑进佛龛里去了。

  而炉下桌子上却露出了一个窟窿,系宝灯的链子也跑上房柁去了。

  见此,经验丰富的锦毛鼠白玉堂也是立即暗道不好,知晓自己中了机关了,是忍不住低声暗骂了句。

  “该死!”

  也容不得他多想,但见立时间,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就从桌上的窟窿之内探出两把挠钩,周周正正的将他两膀扣住。

  锦毛鼠白玉堂一见,不由越发焦急起来,心想自己还是大意了啊,这王府果然不比寻常地方,不仅要小心家丁护卫的防备,还要小心各种机关,自己正是疏忽了这一茬,才中计的。

  而且心急的同时他,他也不由有些纳闷,觉得这机关就像是算准了他要来一般,不然怎么会设置的如此恰到好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情况危急,真的容不得他多想,是忍不住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拜托挠钩。

  可是他越挣扎,就越听得下面传来“吱”“吱”“吱”“吱”的连声响亮,觉的挠钩越来越沉,到最后约有千斤沉重,往下一勒,锦毛鼠是再也不能支持,两手一松,被两膀扣了个结实。

  ……

  而佛堂里的动静,自然也是立即引起了外面护卫们的注意,只听得外面忽然“哗啷”“哗啷”的铃铛乱响,有人是直接大声嚷道。

  “不好,快来人啊,佛楼里遭贼了,触碰到机关了,快来人抓贼啊!”

  然后大门直接被踹开,从外面率先跑进来来了五六个人,手里拿着长枪短剑,将被挠钩扣住的锦毛鼠白玉堂团团为主,纷纷望着他狞笑道。

  “呵,好个不知死活的小毛贼,竟然敢跑到王府里来偷东西,你丫活腻味了吗?”

  “就是,简直不知死活,快去禀告王爷,就说我们拿住想要偷到御宝的贼了,想来王爷一定会重重有赏的,哈哈。”

  “没错没错,快去快去。”

  说着,一帮人是围住锦毛鼠白玉堂,兴高采烈的庆祝起来,也很快,王府里便来了一名管事模样的老者,来在白玉堂身前,望着他冷笑道。

  “呵呵,想来阁下就是锦毛鼠白玉堂吧?我们王爷可是恭候你多时了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什么?”

  听得这官家这么说,不仅众多敢来的家丁护卫们心中一惊,就是锦毛鼠白玉堂也是不禁心中一沉,脸色难看的望着他道。

  “你们知道我要来?”

  就见这老者是得意的点头道。

  “那时自然,早就听说你锦毛鼠白玉堂有通天彻地只能啊,最喜欢收集各种珍宝,而此次来在东京汴梁,我们王爷早就算准了,你绝对不会错过我们这盏官家御赐的海珠宝灯的,所以早早的就做出了防备,请高人专门为你定制了这一道机关,怎么样,滋味不错吧,没想到你堂堂盗圣,也有失手的一天啊,哈哈。”

  闻言,听得此人这样说,锦毛鼠白玉堂也是不禁冷笑道。

  “呵呵,是不错,不过想要拿住我锦毛鼠白玉堂,可还没那么容易!”

  说着,在这老者脸色骤变的目光中,锦毛鼠白玉堂是直接是展出自己作为盗圣的另一项独门绝技,也就是缩骨功,两膀一晃一摇,骨骼错位,直接就是从挠钩中挣脱了出来,然后抓起桌上的海珠宝灯,也顾不得解开,连同灯上的锁链一起揣进百宝袋内,冷笑道。

  “呵呵,有劳你们费心了,不过想要抓住大爷,可没那么容易,我先走一步了。”

  说着,是一只手扯住一旁的如意综,借力一拉,身形飞窜而起,直接重新来在了佛堂屋顶,然后马不停蹄的施展轻功,桃之夭夭。

  见此,那老管家是气急败坏的骂道。

  “不好,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拦住他拦住他!”

  “哦,是是是,大管家你别生气别生气,我们马上去,马上去。”

  一群目瞪口呆的护卫,也是着急忙慌的追了出去,想要抓住他

  而锦毛鼠白玉堂逃出佛堂后,没有片刻耽搁,在屋顶上飞窜闪掠,很快,就是越过后墙,就出了王府。

  而王府离城外不远,所以锦毛鼠又是很快出来城,发现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条河挡住了去路,是忍不住又是着急,又是为难,又恐后面有人追来。

  正为难间呢,忽然他又是听得这条小河中之中,伊呀伊呀,摇出一只小小渔船来。

  白玉堂见状是忍不住满心欢喜,连忙唤道。

  “诶,那渔船快向这边来,将我渡到那边,必有重谢。”

  只见那船上摇橹的却是个年老之人,对着白玉堂摇头道。

  “不行老汉以捕鱼为生,此刻正赶着回家呢,如今渡了客官,耽延工夫,岂不叫我妻儿担心?”

  白玉堂是焦急道。

  “老丈,你只管渡我过去。到了那边,我加倍给你船钱如何?”

  渔翁想了想,是点头道。

  “那好吧,既如此,客官可千万莫要食言是,老汉渡你就是了。”

  说罢,将船摇向岸边,还没到,锦毛鼠白玉堂就忍不住直接纵身上船,势大力沉之下,那船是猛地晃了一晃,渔翁连忙用篙撑住,生气道。

  “客官好不晓事,此船乃捕鱼小船,俗名划子,你如何用猛力一跃,幸亏我用篙撑住;不然,连我也就翻下水去了,好生的荒唐呀!”

  锦毛鼠白玉堂此刻恐被人追上,难以脱身,所以哪里还有空计较那么多,所以虽然听得这渔翁对着他不住的叨叨数落,却也毫不介意。

  那渔翁慢慢的摇起船来,撑到江心,却不动了。

  ……

  ……

  ……

紧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mywenxue.cc 启用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s://www.mywenxue.cc
墨缘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