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极品毒医:邪君独宠废材妃 > 极品毒医:邪君独宠废材妃目录

《极品毒医:邪君独宠废材妃》 / 作者:暮流染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517章 去不去取决于你 最后更新:2019-06-19

紧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mywenxue.cc 启用

  赤双玉脸上没有半分笑容,把赤明朗拉到自己跟前,看了一眼眼神空洞无物的赤明朗,二话不说一掌劈过去将人打晕。

  她的这一番举动,让她身后的那一群弟子们都倒抽了一口凉气。族长下手还真是狠,且不留情面。

  这么一掌下去,脖子该有多痛?

  赤双玉把人交给身后一弟子,并嘱咐:“你把明朗待下去休息。”

  “是,族长。”离赤双玉最近的两名弟子抬着昏迷过去的赤明朗回他的房间。

  赤双玉对周遭的其他的弟子们说:“你们也都散了吧。”

  “是。”

  “上杯茶水给客人。”

  “好的,族长。”

  赤双玉坐在主位,“公子,请上坐。如此站着,莫不是怕在下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脚不成?”

  姬夜灼笑了笑,这赤双玉还真是记仇啊,把她之前说的还给了自己。

  姬夜灼也不客气,直接落了坐,之后就有人上了茶水,象征性的轻抿了一口,放下杯盏。

  “公子觉得茶水如何。”

  “尚可。”

  “公子真是好手段,竟然对我儿下药。”方才赤明朗的情况,大家都是有眼目睹,要是说没有不对劲,打死都不相信。

  赤双玉双眼布满了冰霜,别人对她下手可以,但是想要利用她的儿子,这是赤双玉的底线,绝对不允许。

  姬夜灼不紧不慢的道:“不知道族长在说什么。在下不过是请令公子带个路罢了。”

  “你就狡辩。”

  “我何须狡辩。”姬夜灼也不怕她,“不知道族长可记得当时与在下所说的话?”

  “如今自然过去了几天期限,在下别说人了,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对此,族长是不是解释一下?”

  赤双玉往后靠着椅子,“有何好解释的,不认识就是不认识,不引荐就是不引荐。”

  “何况,叶灼公子对在下小儿所做之事,还尚未给一个交代。”

  姬夜灼不意外对方知道自己对外的名讳,要是赤双玉不知道,才是怪事儿。

  姬夜灼也不打算跟她扯些有的没的,“族长可要考虑清楚,此事若是不办妥,令公子会如何,在下也不敢保证了。”

  赤双玉脸色都变了,“你对我儿做了甚么?!”

  “不过是让他一睡不醒罢了。”姬夜灼笑,虽然这个做法很不道德,但为了让赤双玉开口,只能如此。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儿子一睡不醒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赤双玉丝毫不怀疑,姬夜灼都能控制着赤明朗给她带路,期间做出什么事自然也是可以。

  “公子这是在威胁,本族长?”赤双玉拍案而起,因为愤怒,她的脸狰狞而可怖。

  “是。”姬夜灼笑,“所以族长的意思是?”

  赤双玉:“我儿不能出事,但我也不会为你引荐月家人!”

  “你做梦!”

  姬夜灼收敛了笑,对方如此不配合,她也不必多留了。

  姬夜灼起身,往外走去,留给赤双玉一个背影。

  一走出赤氏家族,姬夜灼就看到了一坨东西迎面而来,她眼疾手快,手一动,一抓。好家伙。

  “主人哇!”

  那一坨是啸月。

  姬夜灼翻了一个大白眼,把啸月二话不说的直接塞进了宽大的衣袖里。“此处不是说话的地儿。”

  啸月的身份及存在都是上灵界最为敏感的,要是被人察觉到一个早已应该不复存在的种族还有残存,必然会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待回到客栈,没有看到霜白,姬夜灼也不管对方身在何处。

  把啸月拽出来,姬夜灼恶狠狠的瞪着它,“你不怕死的吗?要是被人注意到,你的小命就没有了!”

  啸月被姬夜灼如此严肃又认真的表情吓了一跳,后知后觉的同时也有一阵后怕。

  上灵界对于他们种族最为忌惮,不然也不会下如此狠手,若是得知还有存活,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去了这么久,可还好?”姬夜灼关心的问。

  啸月点点头:“可还行吧。只不过主人,你去赤氏家族作甚?”

  “做点事。”

  啸月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虚空之林可还行,我也没什么印象。”

  “那你可有找到你的族群其他兽兽?”

  “并未。”啸月有些失落。

  姬夜灼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目光看着照射进来的阳光,希望一切都好。

  赤氏家族内,因为赤明朗一连几天都不曾醒过来,处于昏迷阶段,本来人数极少的家族内可谓是乌云罩顶,死气沉沉。

  赤双玉见如此情况就知道姬夜灼不是在说笑,只要她愿意,赤明朗一辈子都醒不过来都不是一件难事。

  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一边是几大世家们所定下的约定,赤双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再三衡量之下,赤双玉只能把月家人请了过来,悄无声息,无人可知。

  赤双玉看着比自己还要年轻的男子,语带歉意,“月家主,突然请你过来,委实冒昧。还望见谅。”

  月家主:“以我们几个世家当家人的关系,这些话就不必说了。”

  言罢,月家主也不用赤双玉招呼,直接坐了下来。

  “不知道双玉族长把我唤来,是为了何事?”月家主慢悠悠的道。

  这关系到他们几个大世家,以及他们老祖宗所定下的约定,赤双玉就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很月家主说了。

  月家主对此,好似,仿佛,一点也不意外。

  赤双玉说:“月家主,我把你唤来,就是想问问你的意见,去不去,全在于你。”

  “我看那个小公子并非是不讲道理之人,你若不去,我便去转达,也是仁至义尽了,我想小儿的事,小公子必然既往不咎。”

  “双玉族长,你所说的少年郎,本家主也十分好奇。”月家主面色平淡,看不出喜怒,“我月家人早已不问世事,也部再出现在人前,这个小公子,又是从何而知?”

  赤双玉沉默,这个所谓月家人,的确是上灵界最为惹人注目的一个存在,但同时也是最令人害怕的一个存在。

  为了月家人不成为战乱的最终原因,月家老祖宗躲于无人可知地带,唯一知晓的,也就只有他们四个世家。

  不为其他,他们老祖宗所定下的约定其中一条则是,保护月家人不被人发现行踪。

紧急通知:域名被劫持,新域名 www.mywenxue.cc 启用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s://www.mywenxue.cc
墨缘文学网